案山子

Amica mea, quam pulchra es


高二狗/文科生
爱好阅读,以及…是个杂食癖
墙头巨多
网瘾本瘾
交流障碍甚至社恐
可谁又能想到这人曾是一个沙雕少女呢

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

富士山 十景

在日本听说有富士三十六景。 也许没时间看到那么多不同的富士山, 那就送上十个富士山纪念下在河口湖镇渡过的悠闲时光。


一般来说,艺术形式是思想的外在表露,某种形式和画法的延续使人能识别一种风格。无论绘画、雕塑还还是建筑,若根据其内涵的思想来看待外在的表现形式,我们就可以对文艺复兴时的艺术究竟表现为创新还是延续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剑桥艺术史:文艺复兴艺术》

我暂且欺瞒自己这是文化人的茕茕孑立。


“那你还真好骗。”

毓贤至任,卫军数十人,皆拳党也。自称义和团统领,拳术渐被于山西,浸猖獗。平阳府教堂被毁,府县以闻,称曰团匪,贤痛斥之。郡县承风,而莫敢抵拳匪矣。毓贤命制钢刃数百柄,分赐拳童,勉以杀洋人。大师兄出入抚署,若贵宾。五月,朝旨令保护教民,毓贤承端、刚旨,仍置不问。六月,匪焚教堂,毓贤登高观之,曰:“天意也。”营官将施救,毓贤不许。英教士逃出,号于众曰:“昔晋省大(旱),吾输财五六万,活数千人。今独不能贷一死耶?”卒戕之。一英妇挟儿出,跪言:“吾施医,岁活数百人,今请贷吾母子。”语未绝,一兵以梃击之,仆,推置火中,复奋身出,仍推入,与其子同烬焉。毓贤以兵守城门,禁教士出入,复移教士老幼于铁路公所,以兵守之。他日复驱入抚署,毓贤坐堂皇,命行刑,杀英教男女老幼三十馀人,服役二十馀人,枭首示城门,剖心弃尸,积如丘山。又驱法天主堂教女二百馀人至桑棉局,迫令背教,皆不从。令斩为首二人,以盎盛血,令诸女遍饮,有十六人争饮尽之。毓贤令缚十六人悬高处,迫其馀背教,皆不从。求死益坚。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呐喊》

以货物市场,而不是以暴力政治或不合理的投机机会为导向之合理经营组织,并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特殊现象。如果没有另外两个重要的发展要素,资本主义经营的现代合理组织恐怕是不可能出现的。这两个要素就是:家政和经营的分离——这已经彻底支配了现今的经济生活;还有与之紧密关联的合理簿记。工场-销售场所和居住地在空间上的分离随处可见(例如,在东方的集市和其他文化地区的作坊)。具有独立的经营簿记的资本主义组织,也见诸东亚、近东和西方古代。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Another
合理利己主义:指近代西方一种主张在不损害社会和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追求个人利益,从个人和社会利益之一致中确保个人利益的利己主义理论。主要代表为爱尔维修、费尔巴哈和车尔尼雪夫斯基。

想考n1
然后就不得不复习n5到n2
但是似乎又非常浪费时间
但是不复习又不行
一心向往着waseda
但又知道不可能
就很难受。
很mmp.

万葉集ー千鳥鳴いて 乱译

那个…我又不务正业了(为什么不学习
因为一直尝试翻译的都是一些同人小huang文所以想要洗心革面(bushi
想试着翻译一段看着比较基础的…err…
(其实这个人放下日语多年
总之就是非常不严谨的…乱译。如果有大神路过并能给予指点就实在是感激不尽了。

【参考文献_角川書店編_万葉集_角川ソフィア文庫】


千鳥鳴いて (近江の海夕波千鳥)

近江の海
夕波千鳥
汝が鳴けば
心もしのに
いにしへ思ほゆ

近江之湖
夕波千鸟
汝将纵歌
我心枯槁
怀古忆昔寥寥

近江的琵琶湖哟
那立于夕阳下 浪涛中 将群飞的千鸟
汝等若纵鸣
我濡湿的内心亦将悲哀地消沉
却不得不忆起那遥远的往昔

# 原书现代文译文对于「心もしのに」的解释:「私の心もしっとりとして悲しみにしおれ」
しっとり一词,我个人还是更倾向于译作「濡湿」
# 近江:日本地名,「近江の海」中「海」指日本的琵琶湖(参考自原书注释)
# 关于「夕波千鸟」,为了对仗工整所以作四字词处理了(就是不会译呗废话那么多